您好!欢迎登陆宝鸡市陈仓区威尼斯人官网注册网站!

专家“用心”教书的几个片段

[ 信息发布:杨亚利 | 发布时间:2015-04-15 | 浏览:2272次 ]

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次参加省级规格的培训,机会难得,我很珍惜。这几天的培训,我领略了平日里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的几位专家级老师的风采。通过他们的教导,我认识到,要成为一位出色的历史老师,靠的是心的坚持。

用信心引领航向

我很震惊,郭富斌老师至今仍然保留着自己1986年在西安中学上第一节课——《人类的起源》的历史教案。我不禁自问,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节课讲的是什么呢?我的教案呢?这并不是说这一节课教案本身有多么的重要,而是我们对待教学的态度比起郭富斌老师相差甚远。其实珍惜教案就是珍惜曾今的付出,同时只有注入心血和情感的教案,更具原创价值的教学过程才更应该得到我们的珍惜。从认识自我的角度来看:我们把自己曾经的经验不放在心上,我们对自己没有一个长远的规划,我们对自己缺乏足够的信心,我们不给自己成长的希望与可能。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们天天有思想的火花闪过,但它始终似流星,瞬间划过长空不留一丝痕迹,日复一日的低效重复,会让我们的自信心日渐消退。有人说过:“中国教育最大的浪费是对普通教师教学经验的浪费”。通过这次培训,我感受到不要忽视自己的感觉和经验。作为一线老师,我们和学生贴的最近,我们对于课堂教学有长年累月的切身感受,重视自己心灵的触动和体验,将他们真真实实的记录下来,总结出来,寻找到背后的理论。那时,每一天的我们会是崭新的,我们的教学活动会更有动力和希望。

用慧心驾驭课堂

新课改下的教学过程更注重课堂的生成,在培训中听到一位初中历史老师的教学案例,我不禁由衷钦佩。这位女老师正在上《长征》一节的公开课。当她刚刚导课完毕,转过身在黑板上写标题的时候,突然第一排的一位男孩子说:“为什么不叫王征,叫长征?”孩子声音虽小,可是由于话筒并没有关闭,这短短的一句话响彻在静悄悄的教室中。坐在后面的评委有些纳闷,这个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。但班里的同学和这位老师很清楚,不就是他的同桌叫王征吗?这纯属捣乱。教师里还是很平静,但大家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……只有后面的评委心里更清楚这对于一堂公开课来说确实是道难题。如果老师忽略这个孩子的问题,当作没听见,不符合现代教育“关注每一位学生”的理念,可是如果去面对,这个王征该怎样去解释呢?那位女老师认真的写完板书,转过身来,满脸笑容的问大家:“为什么不叫‘王征’叫‘长征’呢?大家思考讨论一分钟,来回答这个问题”。同学们很吃惊,不知道老师要干什么?他们甚至给那位在这样的场合节外生枝的同学投去几丝责备的目光。看到大家没有反映,那位老师说:“这个问题没有给大家心里准备,现在我提示一下,长征发生在国共十年对峙期间,当时的国民党是领导中国合法政党,中共被称为共匪,遭到了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,长征是一场被动的战略转移,如果用王征,不符合当时的局势,更容易激化国共两党的矛盾。”这位老师再提醒同学们从中共主张建立的政权性质来考虑,这时候学生已经能够成功解答:中共主张建立无产阶级政权,主张人民当家作主,反对王权专制,不可能把长征叫王征。老师继续说:“还有一个理由,就是长征的路途漫长而艰辛,在这个过程中有大量的人员损失,甚至有人沿途逃跑,因此最后胜利会师的都是有坚定信念的革命者,这就是‘路遥知马力’的写照。就像毛泽东曾评价长征是播种机,是宣言书,这也强调了长征深远而长久的意义”。听了老师这段话,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这位老师的机敏和智慧深深折服了大家。

用恒心铺就坦途

徐赐成老师的课件左下角总是有四个字“天赐之成”,让人感觉他的成功似乎一番风顺,看看徐老师的成长历程吧,他曾今又是那么的不幸。但一颗永不言弃的心让他走出了‘山重水复疑无路’迎来了‘柳暗花明又一村’的职业快车道。在整个高中历史教材中,最让老师尴尬的莫过于必须三中的《西方文学艺术》那节课。徐老师为了给学生讲好西方文学艺术这节课中的绘画艺术,总是随身携带一本《西方美术风格演变史》,稍有空闲就积极研读。在我们看来西方的美术文学这些主要以学生自学为主的课,没必要下那么大的功夫,但这位徐老师却这般对待。他引用了赵亚夫老师的一句话“有学问就是对一件很小的事情,却了解的很多。没学问,就是对很大的事件知道的却很少”,他说就像我们讲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,很多老师都会说:“什么是相对论呢?叫一位同学读了一下课本上的概念。这位同学回答的很好,掌声鼓励一下,我们看下一个问题。”相对论这么影响重大的事情,而我们却仅仅知道一个名字,这就是没学问。而要成长为一个有学问的人,就需要用恒心去学习,去读书,去思考。

用爱心诠释教育

爱心是教师的基本素养,而我们的爱心更多的停留在把学生当孩子,当朋友。赵克礼老师却说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。他宁愿被自己的学生误解,也要阻止学生们不合法的请愿游行,因为他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,他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安全的。虽然这和当年杨昌济支持杨开慧跟随毛泽东带领200名学生冒险收缴桂军3000溃兵的器械的爱有所差别,但都体现了一种父母孩子的自己的牵挂和心疼。教师是一种良心的职业,教师的眼中一定要有孩子。中学生处于心理敏感时期,作为老师一定要充分考虑到学生的感受,就像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老师的关注、鼓励,希望《罗森塔尔效应》在我们孩子的身上得以体现。那么我们就需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学生。比如说,在课堂上要求学生回答问题时,老师要考虑到让每一位站起来的孩子都成功的坐下去,哪怕是为了保护他在无数同学包括异性的目光中敏感的自尊心。这样他才会有下一次站起来的勇气。

历史潮流浩浩荡荡,顺之者昌逆之者亡。教育的潮流就是教育规律,我们必须按照教育规律去教学。在无数教育工作者中,那些兢兢业业,默默无闻,力图发现教育规律,积极按照教育规律去施教的老师才是支撑着中国教育的脊梁。从他们身上,我看到了历史教师应该具有的品质:广泛积极的阅读、无时不在的思考、开阔博大的胸怀、无私奉献的爱心、强烈的历史使命感。不平凡是由平凡而来的,不平凡的人就在我们的身边,他们因为学习与思考而不平凡,他们展现给我们的是浓郁的对生命的关注,他们以自己的人格魅力感染着周围的每一个人。他们的理念,思想,精神将会通过我们这些普通的教师传递到学生身上,去推动教育兴国这个关系民族未来的大业。